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icFengHunt

你不能把这个世界,让给你所鄙视的人。

 
 
 

日志

 
 
关于我

2012.11.01导入了之前VicFengHunt和ScienceVic两个博客(MSN space→wordpress→163)的所有内容,前者的标签全都是中文,后者的标签全是英文,非常好分辨。简单概括一下,两个博客的主题分别是:“苦逼物理男的文艺生活”和“文艺物理男的苦逼生活”。建立ScienceVic的时候我是想把它建设成纯学术博客的,但是后来也开始扯乱七八糟东西了。总之以后这里就是家了,今后所有的新日志仍将同步至wordpress和人人。注:网易只能导入零六年七月之后的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2012-12-17 13:11:20|  分类: 物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FPP

从这个FPP一出来我就觉得这个奖是搞笑的。当然,我承认是第一届FPP评出来的十个人确实是本领域top physicists,我当然也不会觉得三百万美元多(因为大家以后都有机会拿)。之所以我不屌FPP,有以下两个原因(欢迎讨论):

(1) 物理是一门实验科学。无论理论再怎么漂亮再怎么优雅,只要从理论得到的预测和实验不符,就是错误理论。在这一点上我非常赞同诺贝尔奖的评判标准——必须被实验验证的理论才能得奖。而FPP奖励的主要是超弦方面的工作。当然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怎样,毕竟我自己是做超弦的,超弦作为目前唯一自洽的高能完成(UV completion)理论可以给现有的低能理论以指引,并且有希望得到大统一。但是目前超弦唯象学的前景非常不好,这几年都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没有启发性的文章出现。

这里顺带先说一个哲学理念问题。众所周知,超弦理论是一个十维的理论,而我们现在所在的世界却是四维的。于是,我们就需要把十维的超弦理论通过“紧致”,得到四维时空,以及标准模型。不同的紧致可以得到不同的世界(真空态),而我们总共可以得到~10^500个不同的真空。研究如何从弦论得到现有理论叫做超弦唯象,超弦唯象的方法主要有两种:从上到下(top-down approach)和从下到上(bottom-up approach)。从下到上不用说,自然就是由我们现在已有的标准模型(或者最简超对称标准模型)往上,在弦论里得到相应的架构,这种方法很难给出明确的预测。想要得到预测,则需要要通过从上到下的方法,然而因为弦论允许的低能真空态太多,一般要通过统计的方法,比如说我们扫描一个很大数量的一个或几个系列的紧致,看最后能剩下多少能拥有低能理论的特征。

所以目前超弦唯象学里,很多人在研究的是——寻找能够得到现实低能理论的“一般特征”(generic feature),去研究那些可以让紧致后的弦论获得这些一般特征的卡拉比姚流形,等。问题就在这里,目前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世界非常特殊,如果真的存在于弦论的真空丘陵(string landscape,我一直对我的这个翻译极其满意)中,比率只有1/10^500,凭什么我们要认为,能够得到现有低能理论的这种紧致,必须要满足这些所谓的“一般特征”?

解释大概是这样:如果你相信弦论,相信通过弦论能最终得到我们的世界,现有的理论应当是“很自然”的从弦论中得出的。于是你自然就会认为,现有的理论,应当满足某些弦论给出的一般性特征。

强调一下:所谓“弦论的预测”,意思是指:如果你通过扫描很多不同的紧致,发现有一定的几率(比如说万分之一)我们可以得到某些新的特征;但是如果,你通过某种特殊的构建,在弦论里得到了现有的理论再加上一些额外的新物理,这不叫做弦论的预测。

扯远了。我要说的是,今年的FPP下面的一个子奖,叫做“物理学新地平线奖”,评给了DG的N=2超共形场论。我要重复一万遍,N=2 SCFT不是物理!连动机都不是物理的!评你妹啊评。目前所谓“数学物理”这个方向是挺火的,但是既然你评的是“基础物理奖”,不是物理的,就不应该评。

另外,最近十分火的,关于泥马在KITP给的那个talk,Peter blog最后来了一句:“he (Nima) just got a $3 million check for ideas that don’t work and that are in the middle of getting clobbered by experiment. So, he’s got some explaining to do…” 让我对这位反对弦论的标兵真是刮目相看。

对于弦论,我是这么看的,转自微博:“If there's no hint at all from String Theory to particle physics, it's a garbage theory, just like the Dual Resonance model 40 yrs ago.” 其实不光是弦论,所有标准模型之上的理论在今年都受到LHC数据的挑战,发现新物理的曙光目前看来越来越渺茫,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于后年LHC加大能级后重开。当然,现在持悲观态度也许还为时尚早,但是无论如何,明年我要开始做一些引力+宇宙学了。

(2) 白痴俄罗斯亿万富翁怒砸三千万,整个就是一个没文化但是极其富有的白痴钱花不出去,想要通过出资科学来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但是目前理论物理的境况是:各地的资金都在削减(中国除外),博后还有教授职位就越来越难找。比如说今年MIT这种钱多得花不完的地方高能纯理论居然连博后的职位也没有;UPenn作为超弦唯象最活跃的地方,居然连续两年没有博后职位。(当然这可能也是中国科学发展的一个契机,不过我估计有很多人(包括我),在申请博后的时候,只要是中国的地方,就全都不申。宁可没有offer,也不去中国做科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科学研究是一个积累的过程。这些年技术的进步很少,所以像上个世纪初那种物理学发展的狂潮估计再难重现。这个时候更需要的是不放弃的继续努力,积累和等待。如果这个俄罗斯富豪了解一点点我们这个领域,把这些钱用于资助博后和新教授,相比把钱扔给十个早已功成名就的老人,效果绝对会是非常不一样的。

2. faculty position

我之前提过无数次了,目前本行就业前景非常不好(高能唯象还相对较容易)。有很多做得非常不错的人,文章很多,每篇质量也都不错,但是去做了第三第四轮博后还是找不到教职。这回我终于知道了原因(前一阵有人来我们学校面试faculty,我算是了解了一些大概)——你必须要在本领域有某种“突出贡献”,而不是说你只要懂得多做得多就行。突出贡献,表明你要想得比一般人更深,要拿出真正“自己”的东西来。所以我给自己未来两年半定的第一个目标是:写一篇以 I 为第一人称的文章,而不是用We。

3. JH

去年的top of the postdoc list,博士期间发了十篇超弦唯象学文章,然后去了KITP做博后,总之去年我觉得这人很牛逼啊(WCL同学博士第一年的时候跟还是大四的JH一起上过量子力学,跟我说觉得他当时巨弱,还说什么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之类的)。因为最近的project,我看了他的好几篇文章,觉得每篇文章其实都差不多。。然后我就想,这样发文章可真没意思。当然其实本领域很多组都是这样——别看很多人文章数量很多,做一个方向就发一个系列的文章,每一篇的新东西都不是很多。首先,连续好几年,甚至十几年连续做同一个方向,非常无聊!其次就是,每次发“非全新”的文章,基本上学不到什么新东西。这样的文章我以后一定一篇也不发。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