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icFengHunt

你不能把这个世界,让给你所鄙视的人。

 
 
 

日志

 
 
关于我

2012.11.01导入了之前VicFengHunt和ScienceVic两个博客(MSN space→wordpress→163)的所有内容,前者的标签全都是中文,后者的标签全是英文,非常好分辨。简单概括一下,两个博客的主题分别是:“苦逼物理男的文艺生活”和“文艺物理男的苦逼生活”。建立ScienceVic的时候我是想把它建设成纯学术博客的,但是后来也开始扯乱七八糟东西了。总之以后这里就是家了,今后所有的新日志仍将同步至wordpress和人人。注:网易只能导入零六年七月之后的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杂感六则  

2012-11-04 20:07:08|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给钱的就是爷

七月的前两周,我终于第一次来到了大名鼎鼎的塞门斯数学物理中心参加workshop。其实我对这个地方本来也没什么好感,一帮号称在做物理实际在做数学的人,我也从来都没指望某天会到那里去做博后,即使我听说那里博后的工资和一般大学新招来的助理教授拿差不多的钱。不过倒是有事没事就会听到有人说起去塞门斯中心的经历——塞门斯中心由于招不到教员(牛逼的看不上它弱逼的它又看不上),为了扩大影响它一年四季从不间断的一直在邀请各式各样的人到那儿去开会——什么超级惊艳的食堂,还有看到塞门斯跟石溪数学系还是物理系系主任一起公然藐视美国法律在大楼里面抽烟。

当然,最开始我除了知道塞门斯是陈(省身)-塞门斯里面的塞门斯,之后quit数学去搞金融了,我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富。既然来到了塞门斯中心,就好奇的wiki了一下,然后发现原来塞门斯居然是我一直觉得名字非常酷的“对冲基金”公司(文艺复兴科技公司)的总裁,所以对于他来说大概赚钱比造钱来得还容易。

中心里面的各种奢华我就不描述了吧。您想想,这次workshop针对的只不过是将要毕业的博士生,来自北美的给报销路费600,其他国家的给报销1500,中午一顿大餐,住宿全包。传说中的惊艳的食堂确实牛(好像我用“食堂”这个词来形容这个餐厅本身就是一种亵渎),一个法国大厨主厨,我在中心待了十天,十顿中饭,每一顿饭做三种不同的主菜,总共三十道,没有一道是重样的,而且水准比我跟太太前年在法国按着zagat杂志评选出来的巴黎top 20的馆子还要高。

想起我在我们系我还得常年霸占我系的会议室当办公室(有窗户,能看到太阳),没免费咖啡只能自己去买,不舍得买特浓咖啡不说,每天早上买回来一大杯咖啡我还得上午下午平均分配,节省着喝,等等等的悲惨。我不禁感叹,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quit物理的金融男们,你们快点来给物理系捐钱啊!!!

2. 绝不能quit!

如果真quit去做金融了,我就沦为塞门斯的手下的手下的……的手下的手下了(用北京话说,就叫做:催吧)。虽然还没有理论以我的名字命名,但是如果我做物理,我Dr Feng和他Dr Simons就是平级的。

我不禁又想起来四年前和WCL同学一起去听大都会歌剧院125周年院庆音乐会。中场休息的时候,看着纽约的各界名流,穿着我一年工资也未必买得起的礼服,在歌剧院游荡。我和WCL穿着屌丝服,穿梭于这些行尸走肉之间,对他们没有一丝羡慕感。因为他们除了钱,什么都没有;而我们的工作却是探索宇宙的奥秘,我们是高贵的。

没有了物理,我就真的只是一个傻逼了。所以请努力,永远都不要失去自己人生的意义!

3. 工作前景不好

这回Simons workshop见了不少人,其中有一个来自Caltech的韩国人是大栗博司(全世界排前十的理论物理学家)的学生,最后只去了UCSD做博后(只有一个弦学家在那里),我们聊了好久骂了半天体制和前景。不过也遇见了发了十篇paper最终去了KITP的McGill mm,自惭形秽的同时还是觉得自己太弱,不应该胡乱抱怨。

我自始至终一直都很赞同这句话:找不到工作的唯一原因就是弱到找不到工作。

4. the AP Clifford

之前我提到Dr Cheung去年收到了Caltech的faculty offer,我说我觉得他做得领域很广云云。这回跟人聊天,才知道他能在就业前景如此之惨淡的情况下找到工作,完全是因为他是泥马的学生。然后我脑袋里面就嗡嗡的全是前一阵非常流行的那个著名笑话:

一小朋友问一富翁:“先生你为啥那么有钱呢?”富翁说:“小的时候我跟你一样什么也没有,爸爸给我一个苹果,于是我就把那个苹果卖了,用赚到的钱再买两个苹果,然后再卖了买四个苹果。”小朋友若有所思,说:“先生我好像懂了。”富翁先生说:“你懂个屁,后来我爹死了,我继承了他所有的遗产。”

最近一两年,我真的听了很多人都非常善意的劝我,去做些泥马感兴趣的东西。如果真能做出一些成果,以后才有希望找到教职。

我虽然一向认为尊严是一种很傻逼的东西,但是,我做物理只是因为我喜欢,不是为了要去取悦谁谁谁。

5. 别说不行!

从今年四月发了我第五篇文章之后,一切都变得越来越难起来。越来越多的potential project不断涌现,我却始终只能做到——同时只能干一个活儿。从五月份正式开始涉猎高能唯象学,到现在已经做死了五六个idea。我变得越来越愿意说,“这个大概做不成”,“这个算完了估计达不到预期”,“这样(惊世骇俗)的想法,肯定是错的!”

这是不对的!!!

不行就不行,但请先确信它不行再放弃。

6. 成长

终于把之前两个博客的内容全部导入网易,整理博客文章的时候,重读了一些当年读博期间自勉的文章,很受鼓舞和激励,同时也自省了一下博后开始之后并没有像最开始读博时候那样努力拼搏。很多人告诉我,博后期间是科研工作者最应当珍惜的时光——不用教书不用担心学生抱怨,不用担心没有科研经费,不用写研究计划申请基金。请珍惜!

翻到之前转载LLP同学贴过的一个寓言,看后感触很深。比如说我一直很不忿一些所谓的“名人”,为什么他们智力低没文化没档次居然可以出名?其实寓言里面说得很好,这些不是我应当去抱怨的,我的任务只是尽可能的去“成长”。

虽然我目前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五年前的自己,但是我觉得现在我的心态还不是很好,总是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太高,即使有些时候我的位置可能确实应该再高一些。不过放低自己、保持谦逊应当逐渐成为一种本能,而不应是一种因人而异、因事而异的态度。

看了一些莫言又土又黄又低俗的段子,我本来已经把诺贝尔文学奖与和平奖归至一类——乱搞。直到后来看到莫言在零九年的演讲,最后结尾的时候重新评价了歌德和贝多芬对于皇帝驾临的不同态度,我才觉得,莫言还是不简单的。

“在某种意义上,像贝多芬那样做也许并不困难。但像歌德那样,退到路边,摘下帽子,尊重世俗,对着国王的仪仗恭恭敬敬的行礼反而需要巨大的勇气。”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