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VicFengHunt

你不能把这个世界,让给你所鄙视的人。

 
 
 

日志

 
 
关于我

2012.11.01导入了之前VicFengHunt和ScienceVic两个博客(MSN space→wordpress→163)的所有内容,前者的标签全都是中文,后者的标签全是英文,非常好分辨。简单概括一下,两个博客的主题分别是:“苦逼物理男的文艺生活”和“文艺物理男的苦逼生活”。建立ScienceVic的时候我是想把它建设成纯学术博客的,但是后来也开始扯乱七八糟东西了。总之以后这里就是家了,今后所有的新日志仍将同步至wordpress和人人。注:网易只能导入零六年七月之后的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谦卑宽容  

2008-08-14 11:28:19|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我一直认为我讲课的思路无比清晰,虽然本身没有什么耐心但对于不断挑战人类智商最低限的美国人却有着极强的忍耐力,然而,这两点并不能让我成为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当然,对于这一点我并不在意。因为古往今来,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绝大多数的事例都是你只听说过那个“蓝”,极少听说哪个宇宙罕见的大牛人教出了一位比他自己还牛的学生。我只是对系里一年一度评选的“优秀TA”这一奖项耿耿于怀。当然,在这里我不愿再提我的物理思想有多么深刻,以及我用 E文讲物理可以多么的铿锵有力就像单田芳老人家那样的抑扬顿挫,更不愿意提我总是摇摇头无奈的对美国人民抱怨说,这些实验,老子十几年前还在初中的时候闭着眼睛就可以做得滚瓜烂熟。
 
上周收到上学期我教的学生们期末填的不记名反馈表,当然绝大多数都是说我是如何睿智如何英武如何让他们如此痛恨的物理变得生动有趣,有一位小朋友的问卷脱颖而出,吸引了我的注意:
 
Grades too difficult
Laughs when we ask questions he thinks we should know
Doesn't pay attention, blablabla
 
比较后悔我上学期末玩了点儿仁慈,基本上都让pass了,以后对于差生绝不手软,通通全都给不及格。
 
懒得说我们系里的这些屁事,优秀TA不TA咱也不稀罕,只不过优秀TA给的这些人我可是有点气。其实我最鄙视的人不是笨人,也不是学物理不认真的人,而是那种明明巨笨,学得巨认真,什么都学不会还说自己有多么多么热爱物理的人。比如说今年评上的这一位,一巨丑的印度大黑女,是我这辈子见过所有笨人里面最笨的一头,这么说吧,就她一人,就把我对印度人智慧的良好印象全都给打消了(当然后来又见过不少其他印度人,印度人远没有我们在中国听说的那样聪明和勤奋,和我们中国人比起来,实在是差得太远了)。我猜想这位大黑女应该是不信佛的,否则释迦牟尼看到她早就被气复活了。不说物理了,就说教课,教一个差生,同一份实验报告,我前找后找设法找分,最后勉勉强强给了一个3.5(10分满分),她居然能给到8.5。
 
我一点也不吝去承认,我不是一个宽容的人。之所以我没有成为一个小人,就是因为我评判自己和别人用的是同一标准,很多时候还要更高。说实话我并不知道宽容是不是一个好的品格,也许人生在世经常放宽心会让生活变得轻松而简单,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人类要追求的目标。不管怎样,我还是尽力的去“宽容”,虽然我不会改变我的评判标准,但我在尝试去理解。这样一来,大多时候只能是无奈,就像鲁迅说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回回国,又被人屡次指出这一点,虽然我并不以为意,不过偶尔也确实觉得,很多事情没必要去较劲,何必呢?所以这回从北京回来,很多话我都没有说、没有写,也许这是我尝试去宽容的第一步。
 
对自己高标准要求和狂傲并不矛盾,因此我总是很适时的对外宣泄一些狂傲。
 
比如说我认为我们学校要不是因为我在早就排到什么好几百名去了。
 
有一次系里一个高年级做高能唯象的美国人假模假洋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搞我们这一行,虽然很恶心,但是现实就是这样,要多发文章啊!话说这人平时就特能吹,发了几篇文章居然就以为自己是系里老大了。去年暑假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早就把量子场论广义相对论超对称超引力全都给学了,后来等到我自己把这些该学的都学了,才知道这位整个一饭桶。我心说话了,老子一口气灌五斤二锅头之后也比你推导能力还强至少一百多倍,轮到你来告诉我!
 
这回回国,看见一高中同学,好久不见了,他问我,现在你物理和wym比怎么样了(一四中物理老师)?我冷笑一声,我现在的物理理论水平,北大老师里面比我强的只怕也是屈指可数。
 
然而。
 
上周去系里,看到布告栏上贴出一张月底在西西里的高能物理暑期学校的海报,以纪念Sidney Coleman为名,很多高能界的牛人都到了,其中有两个诺贝尔奖(从上世纪中期量子场论建立之后开始算起,高能理论界诺贝尔奖得主总共才九个人,还能做事的也就不到五位了)。本来特别想去,昨天一看细则傻眼了。该暑期学校的目的是为了从入校的50名 "Young Physicists" 中选出21名 "New Talents",最后授予证书。讨论组的题目是open的,看了之后,每一个问题我都连一句也说不出来。
 
我总是迫切的希望不断的去提升自己的境界,但是过去的整整一年之中,我并没能使自己的境界提升分毫。之前我总是认为,是现在所处的这个环境让我无法更进一步,到了现在才知道,真正阻挡我前进脚步的,只是我自己。最近我也一下子忽然明白,其实谦卑才是最大的狂傲。我现在还远做不到谦卑,就是因为我离最高的境界还差得太远。只有真正的高人,才能做到谦卑,因为他们不在乎。同样的,只有真正的高人才能做到宽容。我现在如此执着的去和别人相比较,只是因为我的水平还确实远不够高,因此别人确实还不知道我的水平(所以我才急于希望别人知道!)。
 
暑期学校这件事其实并没什么,但是对我的打击却很大。原来我狂傲的缘由是因为我一直在跟比我弱的人去比——他们就在我身边。我明知道还有很多人比我强,但是就因为我没有亲眼见到就忽视了他们的存在,这是犯了用形而上学孤立静止的观点来看问题的错误。好在,我始终还记得一句话:
 
不可一世时,让我抬头,仰望群星。
 
从下个月,我就要开始一个人住了,这样我想我会得到更多内省的时间,但愿我能战胜自己,千万不要最后沦落到杜丽那样。
 
"New Talent" Young Physicist and String Theorist?
 
Maybe next year.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